新时代彩平台

首页 > 新闻 > 副刊 > 正文

韩国作家金爱烂新书《外面是夏天》:“丧失”感是这本书的“味道”

2019-08-29 16:46图文来源:南报网

《外面是夏天》

出版方供图

韩国作家金爱烂新书《外面是夏天》:“丧失”感是这本书的“味道”

南报网讯(记者 解悦)韩国作家金爱烂近日推出新书《外面是夏天》,这是她第四部短篇小说集,是韩国重要文学奖第四十八届东仁文学奖获奖作品。《外面是夏天》写于韩国“世越号” 沉没后的五年间,弥漫于当时韩国的“灾难遗属”的情绪和此次沉船事件从未在书中得到直接书写,可书中弥漫的“丧失”感是金爱烂想要赋予这本书的味道。

笔下的城市生活很现实

《外面是夏天》描写的是关于“丧失”的故事。金爱烂说,每个作家在自己的作品中反映社会问题的角度、方式都不太相同。

“我在写小说的时候,对社会问题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兴趣,也就是没有明确写出来。如果打个比方,用盖房子来做比喻的话,不是把这种社会问题当作是建筑的水泥、钢筋结构,而是希望它作为这个家特有的某种味道存在。如果只是钢筋、水泥,那么读者或者是一个人在经过这个建筑的时候,他一眼就能看到它是什么样的房子、什么样的结构。我希望我的作品是当一个人或者一个读者经过它的时候,能够激发好奇心想要进去看一看,当他进去看完以后出来的时候,他的身上自然而然地就带上了这种独特的味道,回去以后能够回味。”金爱烂说。

在近日由韩国文学翻译院和人民文学出版社主办的《外面是夏天》最新中译本新书分享会上,金爱烂和中国青年作家蒋方舟,韩语翻译家徐丽红、薛舟以及该书的责编张海香与读者分享了体会。

蒋方舟说,金爱烂“笔下的城市生活是很现实的生活”,读者能够在她的作品中看到自己生活当中“不忍心去看到的千疮百孔”,很多人觉得她作品的主角是“边缘人物”,“想一想我们何尝不是边缘人物当中的一个角色呢?其实她写的就是我们不愿意面对的自己吧”。

关注经济高速增长的背后

《外面是夏天》共收入七篇作品。故事中的主人公大多在经历“失去”,失去孩子,失去父亲,失去能用母语与之交流的人……金爱烂似乎有意将这种种失去之痛揉碎,均匀地分布在字里行间,让痛感不时击中读者的心。

金爱烂说,她在写作中从未想过代表某个人或某个群体,她都是写她“最熟悉的故事”。她也从不认为可以代表弱者或是替他们辩护,而是“尽可能想要突出他们的个性”,“虽然是生活中的弱者,但是他们也有非常强的部分,有的时候甚至可以用幽默来维护自己的尊严”。

她认为,“同样是描写都市生活的故事,作家不同,他们的关注点也不一样”。她“对都市生活的描写一直以来关注的是空间。当代年轻人所居住的空间不能称之为家,而是房间”。

她特别提到《外面是夏天》中的开篇故事《立冬》,里面有对夫妇贷了很多款买了一个“二十年房龄的二手房”,乔迁之喜后,却因意外事故丧失独子。

金爱烂说,这正是她在不停思考的问题,即“青年们在换房子的过程中究竟要去什么样的地方”。她认为这个过程“实际上反映了韩国的现代史,韩国在高速经济增长的过程中追求的是速度、增长,还有金钱”。

她反思在追求这些过程中我们到底失去了什么,给出的答案是“孩子”。这一答案将《立冬》故事中死去的孩子象征化,“孩子”这一意象成了追求物质增长过程中失却的内心纯真的象征。

韩国文学有现实关照的传统

谈及最喜欢的篇目,金爱烂说,是《外面是夏天》中的《您想去哪里》,因为写作这篇小说的过程中,她“看待这个世界的视线稍微发生了变化”。

她坦陈,她的小说色调曾一度“非常灰暗、晦涩”,而在看到韩国近些年的一些社会性事件中当事人如何去对抗绝望时,她的“内心也发生了一些变化”。《您想去哪里》中一位老师,为了救学生而舍弃自己的生命,其实表达了她小说思想的一点转变,即原以为没意思的人类会做出让人惊讶的不同选择。

在此次对谈中,金爱烂还谈到个人文学创作的其他变化,比如从第一人称写作转变为第三人称写作,即变成“从旁观者的立场看待自己”,创作灵感不再局限于熟悉的人,而是会通过网上和图书馆搜集资料。对她而言,收集信息并不难,但“酝酿情绪非常不容易”。

她说,韩国文学的传统就是现实的关照,作家们是怀着善待去世之人的心态在创作,这等同于“珍惜人生,珍惜生命”。

此前,金爱烂曾出版三部短篇集和一部长篇,皆有中译本。

金爱烂在处女作《老爸,快跑》的后记中曾说,“希望你一直都在。这本书,好比是我用僵硬的表情向你挤出来的,第一个微笑。期待我们尽快再会。”

《外面是夏天》是我们跟她的第五次相遇。

作者:解悦责任编辑:尹淑琼
0人参与
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
最新评论
    查看全部

    周刊

    在新学期,新时代彩平台一口气新增、新改扩建80多所中小学和幼儿园,基本集中在保障房片区、江北新区、江宁区、雨花台区、河西南地区等生源持续高位增长的区域。[详细]